100元债券跌至20余元,蓝光发展债务危机加重!

2021-07-07 22:53:57 阅读
《赣商》杂志

记者 刘德禄 实习记者 朱姝旎 报道

蓝光发展风波不断:债券跌跌不休、人事频繁变动。

7月5日晚,蓝光发布公告称,公司总裁迟峰及首席财务官欧俊明因公司整体工作安排申请辞职,并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书;之后由杨武正接任公司总裁(法定代表人),由杨伟良接任首席财务官(财务负责人)。

虽然蓝光的CEO及CFO均申请辞职,但其仍继续担任第八届董事会董事职务。

资料显示:迟峰原为华润物业公司总经理、董事长,2019年12月,迟峰加入蓝光发展任总裁一职。也就是说,从加入蓝光发展到辞任总裁,迟峰担任这一职务仅一年半。

7月5日,19蓝光02一度跌超20%,触发盘中临时停牌。截至收盘,报42.00元/张,下跌17.65%。

除了19蓝光02,蓝光发展的其他债券品种也在持续下跌,16蓝光01(136700.SH)近29个交易日暴跌66.90%,7月5日报收30.45元/张;19蓝光02近24个交易日下跌55.60%;20蓝光02(163275.SH)近29个交易日下跌70.73%,7月5日报收23.4元/张。目前,上述债券均处于停牌状态。

图片2.png

也就是说,一张面值100元的公司债跌到40元、甚至只有20多元,基本上可以说是“垃圾债”,违约的风险很大。

屋漏偏逢连夜雨!

7月5日,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称,将四川蓝光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由 AA调降至 A;将“16 蓝光 01”、“19 蓝光 01”、“19 蓝光 02”、“19 蓝光 04”、“20 蓝光 02”的债项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并将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继续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图片3.png

中诚信国际称,蓝光的外部融资环境持续恶化,债务集中到期压力很大,2021年内约有45亿境内债券到期,其中27亿元债券于7月到期。“但公司目前可动用货币资金有限,下流动性压力很大。”

中诚信国际还提到,公司到期债务偿付主要依靠项目销售回款及处置项目公司股权,但项目销回款对债务偿付的支撑能力较弱,项目公司股权处置进展缓慢,偿债资金来源存在不确定性。

除了中诚信下调评级,东方金诚信用评级已决定将蓝光发展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对其的评级展望为负面。

另外,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将蓝光发展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A+等。

除了评级下调、债券跌跌不休,蓝光发展股东的股权遭司法冻结不断。

7月2日,蓝光发展发布公告称,由于合同纠纷,其控股股东蓝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光集团”)持有的2.35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被执行司法冻结。冻结申请人为百瑞信托。

图片4.png

一个月前,蓝光集团持有的蓝光发展股份就曾因股票质押违约被冻结。

截至 2021 年7月1日,蓝光集团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为3.90亿股,占其持股比例的22.44%。

除此之外,2021年6月17日,蓝光发展在公告中称,其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四川蓝光和骏实业有限公司股权因合同纠纷被司法冻结。冻结股权金额合计17.87亿元。

另外,6月1日,蓝光发展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蓝光集团持有的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的股份进入强制处置程序。

截止目前,蓝光集团合计持有蓝光发展57.31%股权,其中,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2.86%的股份处于冻结状态。

蓝光发展危机加重

蓝光发展最早成立于1989年,2015年借壳登陆上交所主板,以住宅地产开发为核心业务,曾被投资者戏称为四川地产“一哥”。

2020年,蓝光发展的核心财务指标出现下滑,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29.57亿元,同比增长9.6%;实现归母净利润33.02亿元,同比下降4.5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由正转负,由2019年的38.33亿元下降至-61.27亿元。

2020年,蓝光发展的“三道红线”指标为黄档:剔除预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为73.03%,净负债率88.57%,现金短债比为1.06;期末在手现金297亿元,2020年融资成本8.20%,较2019年末下降45BP。

截至一季度末,蓝光发展账面货币资金为268.11亿元,短期借款50.7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208.83亿元。从账面看,蓝光发展的负债率在房企中并不算过高,但已有不少媒体质疑称,蓝光发展通过参股合作形式融资,存在“明股实债”的表外负债。

2020年10月份,蓝光发展将旗下成都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作价9亿元。4月19日,蓝光发展将旗下蓝光嘉宝服务65.04%的股权转让给碧桂园服务,交易对价49.64亿元。

今年4月下旬,蓝光发展突发控制权转让传闻,4月22日,蓝光发展发布澄清公告称,会考虑在股权层面引入财务战略投资者,但没有考虑出让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没有撤离上海运营总部的计划。

债券风波、上市公司股权被被冻结、强制处置,各类借款和票据纠纷在法院的立案等等,这一切的情况都在说明蓝光发展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近期市场上有消息称,蓝光发展的实控人和前董事长杨铿在7月1日与四川证监局官员和蓝光债券承销商的代表的会议上承认了公司面临的流动性压力,并表示蓝光发展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还7月到期或回售的债券,这笔债券的总额为27亿元。而且,蓝光发展母公司蓝光控股集团没有足够的流动性来履行本月到期的债务,并且无法及时从子公司调用资金。

尽管官方未出面证实该消息的真伪,但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过,其在任的公司所持有的蓝光发展的债券已做好无法兑付的准备。

此前,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在6月18日的一份报告中提及,鉴于项目出售未见进展,蓝光发展将于7月到期的境内债券的无力偿付风险逐渐上升。蓝光发展有合计42亿元的境内债券将于未来三个月内到期,首个到期日为2021年7月11日。

标普认为,即使该公司今年能设法偿付境内债券,其流动性仍将持续紧张。2022年上半年蓝光发展仍有7.5亿美元境外债券到期,如果至今年底该公司未能恢复融资状况,上述境外债券亦将存在较高的无力偿付风险。

今年前五个月,蓝光发展的合约销售额以50%的稳健增长率增长至450亿元。然而,现金和房地产销售流入的很大部分停留在项目公司层面。

由于信托公司提出申请,最近中国的法院已冻结该公司逾17亿元的项目股权,蓝光发展所面临的非银融资敞口的挑战亦逐渐上升。

在CEO迟峰宣布离职之前,6月4日,蓝光发展宣布公司董事长杨铿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会改选杨武正为董事长。而杨武正是杨铿的儿子。对于此举,有分析称杨铿的这一举措是为了和上市公司做彻底切割。

“在蓝光发展的这些债务中,杨铿有连带担保责任,他拿自己的信用去为上市公司融资。如果一旦还不上钱了,杨铿只会有其个人的诉讼,现在切割之后不会牵连到上市公司。”

人事变动背后,蓝光发展或已在为债务违约作准备了。

截至7月6日,蓝光发展收报2.9元/股,涨6.57%,总市值为88亿,近一年来跌幅达到40%。

另外,截至2020年底,蓝光发展的可销售资源只有2800亿元,仅够其规模发展2至2.5年。无论是其现有货值还是市值,相比于其债务,依然有些杯水车薪。

蓝光发展的债务危机或进一步加重。

本文由《赣商》杂志旗下新媒体·洞见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线索征集热线:18519027831。

用户点评
    发表自己的观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打开APP
    前往,阅读体验更佳
    取消
    推荐新闻
      ×
      问政江西小程序
      长按进入,阅读更多问政江西内容
      我要报料:0791-86847435
      每日读报
      推荐新闻